导入数据...
 
2019年心事语声中作品展——光
[成都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9年5月6日
  查看:70
  来源:

     这几天坐在窗边,看到阳光移步到桌子上,行走出一抹生趣。光透过玻璃杯子,折射出一圈圈斑斓的影,这些清清浅浅的光像是精灵,随阳光行走奔忙。短短几分钟,那光默默地移向我,它先是给了我一个拥抱,又悄然攀上我的肩膀,拂过我的头发,也占据了我的心,顷刻之间,就消解了累积一整夜的沉寂阴寒。于头顶感官,直抵心头灵明全都豁然开朗,然后人就从遥远的年代复活。
    于是不自觉地心动,想把生命里的日光落在文字上。日往菲薇,冬日的阳光让时节不像文字描述的那么死寂萧条。有阳光的时候,人总是开朗的,植物也是鲜活的。校园里的那一大棵朴树叶子还未落完,满树的黄叶还掺杂着夏末的绿。叶子过滤过的阳光倒也柔和,不似盛夏那般直白炽热。冬日的阳光是柔顺的,像一双温柔的手。
   有些花朵仍未凋零,或是刚刚绽开,在阳光下格外温柔。村中有一曲流水,水畔是四季常绿的竹林,林边有淡雅的雏菊在风里摇曳。冬日的正午,风是暖的,鸟儿醒着,唱起碎碎的歌,一切遵循着各自的哲学。“日高花影重”,不只是花的影子,还有重叠的竹,闲云遗落的阴影在厚实的大地上分外鲜明,像是以阳光为颜料,大地为画布而挥毫出的闲趣。
    闲来无事不从容,但也极易生出困倦。下午三四点钟最是无聊,看几页书,听一支曲,倦意便侵占了大脑,眼皮沉重,内心无悲喜,很容易就入了梦。可是这个时候最不宜睡去,不仅因为不符合生息规律,惹得脑袋昏沉,夜不能眠,更重要的是一觉醒来会有隔世之感,许多时候还会伴无边的压抑和无尽的孤独,这种感觉是难以承受的。
   常记得小时候的一次经历,放学、憨玩之后极其困倦,于是回家窝进沙发,很快就入睡。儿时的堂屋为木门,朝向西边日落方向。家人掩了门,留了一个缝隙。在梦里感觉眼皮上有明亮的东西晃着,恍然醒来,原是西沉的落阳走过院中梨树叶子,挤过木门缝隙,来摸我的脸庞。恍惚之间,我却以为这是第二天清晨的初阳。于是心里像是突然烧起来一把火,急得我赶紧跑去嗔怪奶奶,怪她不叫我起来,太阳都出来了,上学准会迟了。奶奶却笑了,方才说:太阳都快落山了,还想着上学呢。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表,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当时那种无助的惊慌被永远地记得。那以后,很少在下午睡去,实在困了,也总是打起精神到田野里看花,或者去后山听听虫鸣。
   后来与友人说起,才深有共鸣,友人说在那时睡醒总会有孤独感像空气、尘埃一样将人包围。一次看了一部台词很少,人物寥寥的老电影之后,再也撑不开眼皮,人就沉沉地睡着了。
   也不知道在迷梦里挣扎了多久,只知道醒来的时候阳光早已隐匿,大地的热气即将耗尽。暮色从天边严实地笼罩下来,就连远近人家的炊烟也消散,炉中的灰烬凉得让人寒了心。不知道家人去了哪儿,也懒得去打开一盏灯,在清冷灰暗的空间里,没有声息地游离,站着、坐着,心里都是空的,魂魄飘飘忽忽,好像不适应这具躯体。
   也不知道怎么离开的房间,就坐到了门前,好像是我走向了那桉树的阴影,又记得是阴影移过来将我吞没。想寻一丝人的气息,哪怕是陌生的脸也好;想听见一点声音,哪怕是最惹人恼的犬吠也好。可是,什么都已没有,木叶睡死在风里,没有声息。天地间只残留了寒凉的空气,它飘进身体,人就坠进了时间的枯井,与所有的气味隔离。绝望的深渊在那时凝望着我,太阳走了,带走了所有的颜色。
   那次之后就真的长了记性,再不贪眠了,因为承受不住之后蚀骨噬心的孤独感。
没有阳光的时候,时间倒回寒武纪,孤魂就泡在混沌里。所以我想,这人间是不能没有阳光的,不论是我念念不忘的小城冬日暖光,还是心有余悸的下午珍贵落阳。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知心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