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入数据...
 
2019年心事语声作品展——满庭芳
[成都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9年5月8日
  查看:74
  来源:

我无数次想书写关于我外婆的故事。

外婆名叫庭芳,生于湖南邵阳一个半熟的方言才能讲出来名字的小县城。

外婆没受过什么教育,小学只上到三年级便被迫放弃读书,这是五十年代常出现的无可奈何。然而外婆依旧保留着她的聪明与上进,在母亲我的记忆里,外婆学东西一直不输与他人。她十来岁时与我的亲生外公结婚,并在20岁有了我母亲,也是唯一一个孩子。外婆是一非常自尊而又思想先进的女性。六七十年代的女性,往往不够勇敢从而一味隐忍,更不用说反抗命运,承受流言蜚语。但外婆不是,才二十八岁的她没有因为害怕别人的看法而屈服于生活,面对婚姻的不如意,她勇敢选择了带着女儿离开。选择了自己的人生。

母亲说,使外婆与我的亲生外公分开,也从未阻拦母亲与亲生外公的联系,甚至在过年时,还会给母亲准备些礼品,让她去亲生外公家拜年。生活的负担还有外婆残疾的亲弟弟。但是母亲说,在那个无法丰衣足食的年代,外婆不论工作如何不稳定,都始终没有抛弃过她残疾的弟弟。

记忆里的外婆是一位爱操心、不太懂方法又容易暴躁的老人。小时候曾努力地想给我讲道理却又被油嘴滑舌的我反驳得无话可说。终于有一天她放弃讲道理直接开始约束我,这样使年幼的我感到无比厌烦总是冲动和口无遮拦地伤害她,回想起来早已超出后悔,取而代之的是憎恨自己幼稚的自以为是。在一次吃晚饭时不知因什么事情产生了争论,我脱口而出
外婆你怎么这么没良心抛弃了外公。

我清楚地记得外婆当时脸上的表情,那是震惊和几十年埋在心里不被理解的委屈。她没有骂我,只是没有一点声音的掉泪,然后走进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开始发慌,跟着外婆进房间,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她没有看我,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没事,搬走,你从小就不喜欢外婆,从就不喜欢……”直到现在想起这句话都扎得心疼,外婆当时的心,应该已经扎穿了吧。我用最自以为是的话伤害了最关心我的人,并在这之后都没有真正意义上跟外婆说上一句抱歉。

后来,我学业加重,贪玩的年龄不得不整天面对做不完的作业,唯一休息的时间就只有周五放学后的晚上,而偏偏那些和同学约好出去玩的晚上,又总要去外婆家吃饭。那时正叛逆,就算没办法和朋友出去,也拒绝去外婆家。我总觉得我还会有很多时间可以陪她,但是时间不曾给我机会,它早就截在了我还没长大又不够懂事的十七年。

外婆也曾给我写过一封蹩脚信,委婉地告诉我她想走进我的世界,说她曾算过命,说她只能活到六十四岁。到这里真的太心疼,那是我第一次想认真地和外婆交流努力想把外婆带离她心里的枷锁,但是她被这枷锁框住了整个一生。外婆最心疼的人是我,她甚至每次都往红包里百来块零钱,我自由支配。可是外婆去世的那一瞬间,我脑海中浮现的竟然是:
啊,以后压岁钱要少一大半了。

我至今都无法原谅我当时的想法即使父母有安慰我这是人性的一部分但是当有一瞬间发现自己也无法摆脱俗套且利益的命运时,依旧悲哀自责并无法接受。

外婆是一个善良到过分的老人,她曾为了从菜市场买回的七八只小黄鸭,把方圆五百里的土地都翻了个遍来给它们找蚯蚓;也曾经因为我害怕母亲送走狗狗,帮着我瞒着母亲被狗尿脏的被单洗干净;在外婆的家里只有我有单独的干净的像新买来一样的棉鞋。。。。。。

而这些,也是在外婆去世之后我才醒悟的事了。其实外婆的家的路哪有那么长,外婆讲的道理哪有那么难听进去

外婆守灵的晚上,隔墙的另一边躺着外婆冰冷的身体,我却无法相信外婆已经不在人世。葬礼的最后所有来悼唁的人没有和只有十七岁的我握手可能是因为尴尬,但这仿佛在说我不应该站在这里,我没资格为外婆送行。

在某个有感而发的夜里我曾被那些对外婆的歉意逼得泣不成声,一遍又一遍地哀求去世的外婆能出现在我的梦里,让我见见她。而现在许多年过去,关于外婆的梦一次也没有过。

这些事过后,我也不会再告诉身边的人要珍惜眼前人,要珍惜现在。因为少不经事的我们从来都听不进去,唯有无法挽回才能让我们恍然大悟,几千年来所有的孩子都会是这样。所以只有失去才会让我们成长,而这些也会成为我们最后悔又最痛心的记忆。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知心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