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入数据...
 
2019年心事语声作品展——造物的恩宠
[成都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9年5月15日
  查看:114
  来源:

对我笑吧,笑吧,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对我说吧,说吧,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享用我吧,现在,人生如此飘忽不定。

想起我吧,将来,在你变老的那一年,过去岁月总会过去

 

由于早年间体会过世间生活的不易,因此对于“直面生存”的来临并不感到十分突兀,没有过多的感慨,离别甚至也顺理成章,只是觉得时候到了,该离开了,该去另外的他乡生活,就像父辈年轻时那样坚韧地面对生活,旅途漂泊,养活自己,要好好道别。

如同一次又一次梦到不会做高考试卷一样,现在都能料想到将来的某个时刻,自己看到似曾相识的一幕幕,比如面容姣好长发披肩的女生,比如白色衬衫黑色帆布鞋的男生,比如某个熟悉难忘的身影,比如某句有趣调侃的话,甚至一只可爱憨厚的大白狗……我的脑海中会溢满关于这片土地的许多记忆,然后笑笑,继续生活不再想向他人诉说,在自己的冬天里慢慢老去。

在清晨的嘤鸣湖边,我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一个人自说自话对着湖水练习了多久普通话,一次次纠正严重的口音,十多年养成的习惯,只因为老师的一句“任何的聪明才智都比不上一颗坚毅的心”。

多少嘲笑,多少辛酸,未曾经历不能体会,语言是有边界的。

 

图书馆,清晨,夜晚,中午,用一切时间不管不顾地看书,现在的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毅力坐在那里,坐过每个阅览室一直看书,各种各样的书,从早开门一直到晚上关门。

那些沉默、那些漠然、那些拒绝、那些难堪、那些讨好、那些心酸、那些一笑而过;没有爱情、没有牵手、没有接吻、没有游戏、没有眼泪、没有抱怨、什么也没有,就只有书海,只有我自己。

我开始与世界刻意保持距离,开始试图认清生活的真相,庆幸文字的美丽给了我许多安慰我还是选择善良,选择温暖我开始有了表达的欲望,开始想要描述我以往以及现在正在经历的生活。只有我知道了我正在发生着什么,我才有可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从小到大,特殊的经历让我知道,任何事物和人都会突然离,每个人都是孤独的,都是可悲可怜的,我并不为孤独感到苦恼,何况让别人接受自己需要很大的努力。

独处时的安静让我更加从容,我的感受不会离开我,书永远不会离开我,不会如世间那般脆弱,不会如他者那般空灵,它一如既往地给了我寄托,我在书中找到了我自己,书籍给了我想要的一切,我开始有了表达的冲动,我不想让那些关于生命毫无价值的浪费重复在我的身上,不想让那些生活中处处的美以及后面蕴藏的真相白白流失掉,我想要保持思考。

尽管后来的时光里,有许多人走近我生命中,她们来了又走,却在我的心里永远定格。她们也和我一样,不明白生活的意义,越来越不像自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是不停地游荡,马不停蹄的解释与接踵而至的隔膜,质疑却又不敢抛弃,一直重复,孤独,痛苦又面带微笑地生活。

她们为我欢笑等待,她们给我伤害与温暖她们为我流泪,为我感伤,一次次原谅我,一次次保护那个敏感脆弱生性悲观的小男孩,她们都是很好的姑娘,用青春给予我蜕变,给了我许多难以忘怀的记忆。

但我最快乐的时光还是那些独自早起去等图书馆开门,直到图书馆关门的日子,一个人骑着车,路过夜色朦胧的嘤鸣湖,那时还没有她们的陪伴,也没有她们的离开,那些夏天一直都在。无论别人如何嘲笑我的发音,哪怕我如何努力练习都可能到达不了别人一般的高度,我被作为怎样的谈资,哪怕我的心再难受,无论以后我的生活多么艰难,或是孤独终老,我的内心丰富的,我尽全力尝试了以后我肯定会怀念这样的生活

后来,我一路波折,跌跌撞撞,终于看到了大海,晚霞照映在我的脸庞,猛然会想起之前的经历流泪,周围人终于看到了我,我得到我之前梦寐以求,甚至比想象更多的东西,就那么简单地,不想再要了,我不知道缘故。

或许生活从来不需道理,只是时常格外怀念那段在隧道中一个人走的日子,我知道我还将走下去。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文遥